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专题宣传
​政治交接主题教育·学习专栏 | 民盟领导人谈多党合作——黄炎培

发布时间:2022-04-24浏览次数: 156次

分享到:

政治交接主题教育·学习专栏 | 民盟领导人谈多党合作——黄炎培

 

image002.jpg

毛泽东(右)与黄炎培(左)


有一回,毛泽东问我感想怎样?我答:

我生六十多年,耳闻的不说,所亲眼看到的,真所谓“其兴也勃焉”,“其亡也忽焉”,一人,一家,一团体,一地方,乃至一国,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。大凡初时聚精会神,没有一事不用心,没有一人不卖力,也许那时艰难困苦,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。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,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。有的因为历时长久,自然地惰性发作,由少数演为多数,到风气养成,虽有大力,无法扭转,并且无法补救。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,它的扩大,有的出于自然发展,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,强求发展,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、艰于应付的时候,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,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。一部历史,“政怠宦成”的也有,“人亡政息”的也有,“求荣取辱”的也有。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。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,我略略了解的了。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,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。

毛泽东答:我们已经找到新路,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。这条新路,就是民主。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,政府才不敢松懈。只有人人起来负责,才不会人亡政息。

我想:这话是对的。只有大政方针决之于公众,个人功业欲才不会发生。只有把每一地方的事,公之于每一地方的人,才能使地地得人,人人得事。把民主来打破这周期率,怕是有效的。

我认为中共朋友最可宝贵的精神,倒是不断地要好,不断地求进步,这种精神充分发挥出来,前途希望是无限的。

——黄炎培:《延安归来》(1945年)

抗战期间,我们在重庆的一群人,与中国共产党负责同志保持着经常的联系。1945年元旦,有我参加的64人发表了《为转捩当前局势献言》,登在《国讯》及《新华日报》。嗣后,与中共方面的接触更加频繁,逐步提高了我对中国前途的认识。延安五日,益增加我对中国共产党的敬仰。

——黄炎培:《八十年来》(1964年)